出品人:巫云峰 监制:胡雯 主笔:鲍方 编辑:江平波 UI设计:宋鹏 前端开发:盛维玮

致敬前行的力量

40年,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我们站在新的历史节点上回顾过去,推出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致敬前行的力量暨“看见”系列人物专访,寻找每一寸肌肤里都镌刻着新中国成长与探索印记的他们,推动着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的他们,期待用他们的眼睛,讲述过去的历史,照亮前行的路。

嘉宾
薛峰

薛峰,光大证券党委书记、董事长

【核心观点】

1、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资本市场。

2、过度依赖间接融资是我国杠杆率高、形成潜在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间接融资带有刚性兑付的特点,看似保护了投资者,实则增加了道德风险,降低了资源配置效率。

3、光大希望通过去市场化布局,抓住“回归投资银行本源”这个核心,弱化市场波动对公司经营活动的扰动;将加大培养主动管理的竞争力,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作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根本。

4、谁先掌握数据,谁就占有先发优势,谁掌握大数据,谁就占有大优势。不拥抱科技、不融入科技,终将被时代淘汰。

5、在实现资本市场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战略布局下,券商“持牌红利”必然受到冲击,行业的供给侧调整压力加大。

【谈光大证券】

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资本市场。作为央企控股的证券公司,光大证券自创立伊始就站在国家、民族利益的高度来统领自身的经营发展,在服务国家战略和支持实体经济中积极践行国企的责任和担当。

金融界:1987年我国第一家证券公司成立,历经了31年的风雨历程,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下茁壮成长,今年恰逢改革开放40周年,请问您所在的公司在这些年经历了怎样的变化和创新?

薛峰:从199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成立,中国资本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走过了28个年头,业已成为世界第二大资本市场。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我国资本市场在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中逐步孕育发展壮大起来,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资本市场。光大证券也正是伴随着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而成为我国资本市场的弄潮儿。

光大证券的母公司光大集团于1983年香港创办并正式开业。光大集团成立之初以经营外贸和实业投资为主,是国家改革开放初期的重要桥头堡和国家发展金融控股集团的重要先行者。截至2017年末,光大集团已经发展为总资产4.47万亿元的大型金控集团,雄踞世界500强之列。

作为集团下设重要的证券板块,光大证券成立于1996年,是中国首批三家创新试点类证券公司之一,也是中国众多创新业务领域首批取得业务资格的证券公司之一。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光大证券逐步发展成为一家A+H股上市券商。2006年,为了响应监管要求、维护资本市场稳定,公司收购天一证券,步入高速稳健的发展新时期,并于2009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16年8月18日,伴随着香港联交所的一声锣声,公司成功在港上市,成为了A+H股上市券商。截至目前,光大证券已在全国32个省级行政单位的122个城市设立了14家分公司和243家营业部,旗下拥有11家涵盖各类牌照的子公司,位列证券行业前茅;托管资产超万亿元,服务客户逾340万户。继2016首次入选《财富》中国500强后,光大证券连续三年荣获行业最高荣誉“年度最佳证券公司”,连续四年跻身“亚洲品牌500强”、“中国品牌500强”。

金融界:31年来,证券公司对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设和国民经济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却不被广大的投资者所了解,您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光大在这方面的工作吗?

薛峰:作为央企控股的证券公司,光大证券自创立伊始就站在国家、民族利益的高度来统领自身的经营发展,在服务国家战略和支持实体经济中积极践行国企的责任和担当。

一是探索推进“证券+”综合扶贫工作模式

党的十九大报告进一步指明了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方向。证监会、中证协出台相应政策,引导证券行业积极投身脱贫攻坚行动。在光大集团党委高度重视下,光大证券第一时间响应国家脱贫攻坚号召,按照证监会“一司一县”扶贫精神,主动投身金融扶贫的行动之中。

2016年以来,光大证券先后与湖南新田县,江西万安县、兴国县、寻乌县以及宁夏西吉县共5家贫困县签订“一司一县”结对帮扶协议,帮扶数量居行业第一梯队。

“证券+”综合扶贫工作模式的核心就是利用好证券公司投资银行本源的特征。农产品是贫困地区赖以生存的支柱经济之一,公司立足服务“三农”,不断扩大结对地区农产品资源保值保价的品种,为农产品保值保价提供保障。公司为宁夏西吉县的产业发展精心设计了一套“证券+期货+保险”模式,利用公司期货业务板块光大子公司资源开展金融扶贫创新,公司出资支付保费,购买玉米场外看跌期权,利用玉米淀粉与马铃薯淀粉的价格相关性,实现多方收益的共赢局面,受益的农民均是受马铃薯价格影响的真贫困人口,努力做到“真扶贫”、“扶真贫”、“脱真贫”。

其中,“证券+教育扶贫”方面成果突出,光大证券出资近400万元,与光大永明保险“证保”联手,设立“阳光关爱”慈善计划,定制重大疾病保险项目,总保额110亿元,分别为贫困县教师、学生定制“阳光园丁无忧”、“阳光护苗”解除了贫困地区全体师生近40万人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忧愁。

自2016年以来,光大证券帮助贫困地区累计引进各类资金40亿元,支持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发展;投入4000余万元用于扶贫及公益项目50个,帮扶建档立卡群众6261人,实现脱贫2113人。

二是着力发挥资本中介职能,切实服务实体经济

光大证券持续服务实体经济,不断深挖供给侧改革亮点,深度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允许社会资本通过特许经营等方式参与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和运营”精神,率先在证券行业探索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

为解决昆明市城中村改造项目的资金问题,破除城市发展迟滞的死局,光大证券提出了“以购代建”新模式。2015年9月,光大证券率先成立上海光大光证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随后联合云南省级龙头国有企业开展战略协同,牵头发起设立了国内首只百亿级以“供给侧改革、去库存、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为主题的昆明“以购代建”基金。该基金以城市改造基金为主体,购买市面上的空置住房,稳步消灭存量库存。同时,将该类房产代替安置性保障用房,打通商品房转换为保障性住房的通道,缩短安置周期,尽快筹措房源,实现“去库存”的发展目标。

2017年6月,光大发展有限公司正式成立,这是行业首家专业从事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类相关业务的证券公司私募基金子公司。截至目前,公司已经通过光证基金实际投放的PPP基金项目5个,总实缴金额203亿元,居于行业前列。

在境外,光大证券对“一带一路”倡议的业务布局也紧锣密鼓地展开,持续改变对海外企业“请进来”的发展模式,不断转化为主动“走出去”的经营战略。2016年12月,公司向柬埔寨综合电信运营商东南亚电信(柬埔寨)有限公司提供“1+1+1”年期1000万美元贷款,用以支持当地传统移动、WLAN、专线、移动互联网、IDC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等多项业务。如今,柬埔寨当地企业在公司支持下,率先实现了全网5G信号网络全覆盖,当地企业、政府和老百姓都可以享用世界上最快的网络信号,基础设施及通讯发展得到极大改善。

【谈宏观经济】

与十年前相比,中国经济已经发展成为内需和内部政策主导的经济,过度依赖间接融资是我国杠杆率高、形成潜在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间接融资带有刚性兑付的特点,看似保护了投资者,实则增加了道德风险,降低了资源配置效率。

金融界:当前宏观经济疲软,股市处于底部震荡盘整阶段,成交量低迷,投资者信心较为不振,并叠加去杠杆政策周期,证券公司也在降薪并裁员,您觉得券商和宏观经济目前存在哪些困难?

薛峰:今年以来,我国资本市场整体表现低迷。在内外共振、市场受创的背景下,上市券商的2018年中报营业收入同比下降了6.5%,归母公司净利润增速下降了24.7%,券商行业遭遇“寒冬”。

资本市场和整个行业颓势源于国际国内经济复杂形势相互交织的影响。

在国内,推进我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进程中,主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在短期一定范围内给我国经济带来了挑战;金融领域主动去杠杆、强监管、防风险,也给包括券商在内的整个金融企业带来了短期经营压力。当然,美国挑起的中美贸易摩擦为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发展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从国际上看,全球经济虽仍处复苏进程中,但这一进程的脆弱性在增加。导致这种脆弱性原因主要在于美国政策和主要国家经济金融周期分化。一方面,美国在对内大规模减税、自身新一轮金融周期等有利因素推动下,经济增长强劲、趋近充分就业、通胀预期增强,这些都可能坚定了美联储加息和缩表进程。从历史上来看,这一进程通常会对新兴市场甚至是全球的经济、金融稳定运行造成冲击,今年的土耳其等国外汇市场动荡已经部分反映了这种影响。另一方面,在所谓的“美国第一”的单边主义思路下,美国逆历史发展潮流而动,将各国互惠共赢的多边贸易描绘为针对美国的不平等交易,并利用其超级大国地位,肆意对各主要贸易伙伴挑起贸易摩擦,严重冲击现有的全球产业链布局,这不仅对国际贸易和投资秩序蒙上阴影,也对处在高位的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造成隐忧。近期,美国资本市场已经出现了大幅波动。

金融界:您如何分析这些困难?

薛峰:对于中国经济和证券行业的未来,我始终深信前景是美好的。这是一种对“春天”必将到来的态度,也是基于对现实情况的客观考量。

一是要正确理解当前我国经济运行“稳中有变”的形势。

对于“稳中有变”,既要辨证理解好“变”,更要突出理解好“稳”。

对于“变”的理解,一方面,是主动为之的“变”,不管是经济结构的调整、新旧动能的转换,还是强监管、去杠杆为高质量发展转向而求的变;另一方面,“变”是着眼长远的“变”,既然是“变”,伴随着阵痛有时也是不可避免的,但“变”的目的是为了更加长远、更加持久的“稳”。证券行业要善于把握“变中之机”,主动适应变、勇于拥抱变,抓住机遇深化转型发展。

对于“稳”的理解,依然是要“稳”字当头。一方面,经济增速、就业形势、物价水平、国际收支等宏观指标的数据充分体现了我国经济的“稳”,不能片面夸大不稳定因素,而对诸多“稳”的事实视而不见;另一方面,中央提出六个“稳”,是对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的一以贯之,不会因变忘稳,更不会求变失稳。

中国经济稳定的基本面和应对超预期冲击的韧性是我们长期看好资本市场的基础。

二是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稳定运行的预期造成了较大的扰动,但对中国经济实质影响无需过度悲观。

与十年前相比,中国经济已经发展成为内需和内部政策主导的经济,即便美方执意升级事态,中国经济也有足够的韧性和空间来消化不利影响。稳健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将有效对冲贸易摩擦对总需求造成的短期压力;减税与扩大开放等结构性改革措施将有助于提升效率、改善潜在增长率。只要我们内部政策调整及时、对冲得当,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的实质影响就是可控的,由此造成的市场情绪非理性超调也是必将会恢复理性的。

三是金融严监管有利于资本市场的长远健康发展。

金融具有自我强化的顺周期性,过度繁荣的金融不仅会损害实体经济,也会使自身的繁荣难以持续,甚至走向衰退和崩溃。金融严监管、防风险,归根结底是平衡好短期发展和中长期发展的问题,促进资源更好地向能够有效提高生产效率的部门配置,从而降低金融周期对实体部门的挤压。只有实体经济这个根源发展好了,金融部门才有可能“根深叶茂”、“源远流长”,才能实现高质量发展。就金融本身而言,严监管有利于治理金融乱象、规范行业经营,避免“劣币驱逐良币”的行业生态,维护行业发展的健康秩序。

同时,严监管有助于调整我国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结构,改变社会融资过度依赖间接融资的现状。过度依赖间接融资是我国杠杆率高、形成潜在金融风险的重要原因之一。间接融资带有刚性兑付的特点,看似保护了投资者,实则增加了道德风险,降低了资源配置效率。资管新规、净值化管理、打破刚性兑付等严监管和改革措施,虽然短期难免对金融市场有扰动,但最终将因有助于直接融资比重提升而为券商打开更大的发展空间。

【谈券商发展】

我们希望通过去市场化布局,前瞻性地布局新业务领域,抓住“回归投资银行本源”这个核心,弱化市场波动对公司经营活动的扰动,强化稳定均衡的可持续发展动能。我们将加大培养主动管理的竞争力,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作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根本。

金融界:当前证券公司数量众多,但整体规模偏小,盈利模式单一,传统业务竞争日趋激烈,您觉得证券公司怎样才能提升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光大将走出一条什么样的道路?

薛峰:光大将主动把握变中之机,深化发展新模式探索和实践。

证券行业具有“靠天吃饭”的周期性特征,在行业深刻发展变革中,券商必须探索一条差异化竞争之路。近些年来,光大证券逐步探索形成了“去市场化、逆周期管理、全价值链开发”的发展模式。

我们希望通过去市场化布局,前瞻性地布局新业务领域,抓住“回归投资银行本源”这个核心,弱化市场波动对公司经营活动的扰动,强化稳定均衡的可持续发展动能。

我们希望通过逆周期管理,在市场低谷期保持定力,逆势发掘长期机会,提升公司发展的长期价值。

我们希望通过全价值链开发,围绕客户全生命周期,整合公司内部证券全牌照资源,协同集团金融全牌照资源,提供全价值链综合金融服务方案。

光大将全力提升发展能级,做实做精做强投资银行业务。

公司将按照集团“做精金融”的要求,深入落实“一个光大”理念,实施综合经营战略。综合经营是公司实践“全价值链开发”模式的题中之意,实质上也是“平台战略”。一方面,依托集团实现协同联动发展,将公司的产品服务与集团各企业产品服务有机融合,打造“大金融”生态圈;另一方面,公司内部投行系统协同研究、投资、信用、资管等条线,打造“投行+”服务生态圈,为客户创造一个全面的金融产品服务生态平台。大力推动公司投行系统经营由“打猎模式”向“采矿模式”转变。“打猎模式”看似面广,但被动因素多、偶然性强、稳定性差,而“采矿模式”,集中优势“富矿”资源,规划性强、目标明确、收益更确定,在差异化、特色化上与同业形成错位竞争。同时,按照市场化经营导向,继续推进“去行政化”改革,革新团队管理模式,优化激励约束机制,既要重视激励机制、也要强化约束机制,向体制机制改革要效益。

金融界:当前证券行业存在的金融脱媒、市场规模继续扩大、金融需求持续增长且多样化、市场化监管改革等有利因素,为长期发展提供了现实驱动力,您认为我国证券行业和证券公司未来发展的趋势是什么,光大将在理财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薛峰:光大将强化主动管理能力,提高资产管理特色化水平。

目前光大证券资产管理板块主要包括证券资产管理业务、基金管理业务、私募股权投资业务及另类投资业务。特别是随着资管新规等政策落地,证券行业资产管理业务的发展环境和竞争格局变化巨大,新一轮行业竞争格局正在重塑,寻求业务模式的转型与可持续发展成为行业的核心命题。下一步我们将加大培养主动管理的竞争力,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作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根本。

在公募基金方面,我们将发挥好客户和品牌的优势,把客户资产的保值增值作为公司发展的基础,不断提升核心竞争力,探索符合市场趋势与公司实际的发展路径;在私募股权基金方面,行业面临着基金业务类型的转型、合规和有序发展、提升市场化程度及投资能力等诸多变化,下一步将以强化风险合规意识为主要抓手,积极推进新设基金业务开展;在另类投资方面,我们将重点布局旅游、生物医疗、大数据、通信和互联网技术等领域,努力打造特色鲜明的另类投资业务。

光大将坚定推进财富管理转型步伐。

得益于四十年的高速发展,我国已经形成了全球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特别是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管理市场潜力巨大。向财富管理转型也已经成为证券行业的共识。光大证券将主动加强不同业务条线的内部协同、加强线上与线下业务的协同联动,大力开拓财富管理业务。大力践行“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不仅要注重对客户产品的销售,更要重视客户资产保值增值目标,真正实现从传统零售转向财富管理。公司将继续强化产品优势,不断推进咨询服务体系、金融产品体系、服务队伍、服务制度、服务平台、服务标准化、执行与督导等的落地,以推动分支机构全面向财富管理转型,通过服务创造更多价值;为客户提供从投资组合到资产配置服务产品以及高端客户个性化定制的综合服务,以满足客户专业化、多样化的财富管理需求。

【谈科技创新】

产业互联、信息互通的数字化金融时代已经到来,谁先掌握数据,谁就占有先发优势,谁掌握大数据,谁就占有大优势。不拥抱科技、不融入科技,终将被时代淘汰。

金融界:“ABCD”(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已经代表了新兴技术的应用趋势,金融科技的崛起和快速发展给证券业带来了冲击与挑战,证券行业如何拥抱科技得到发展,您是怎么看待的,光大将如何探索?

薛峰:全球正迎来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数字经济加速发展,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层出不穷,新增长动能不断积聚,科技正在成为金融业发展变革的重要驱动力量。产业互联、信息互通的数字化金融时代已经到来,谁先掌握数据,谁就占有先发优势,谁掌握大数据,谁就占有大优势。不拥抱科技、不融入科技,终将被时代淘汰。

光大证券将推动金融科技创新,加快迈向科技型券商。将加强开发与运营,推动科技为金融赋能,强化金融科技数据服务,提升精准营销效果,逐步实现对各业务板块的数据支持,以发展科技型券商作为增强客户黏性、增加客户吸引力的战略手段。加强对金融科技产品“智投魔方”的优化迭代,持续优化以APP 为核心的互联网平台功能,打造具有丰富产品和精准服务的线上“名店”。建立有效的创新组织架构、创新流程与创新考核机制,持续加强金融科技运营推广,探索建立以金融科技增值产品服务带动多元化收入增长的模式。

【谈开放】

在实现资本市场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战略布局下,券商“持牌红利”必然受到冲击,行业的供给侧调整压力加大。

金融界:11月,首届进博会的开幕表示了中国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决心,光大将如何在这方面推进开放?

薛峰:光大将立足香港、放眼全球,继续推进业务国际化。

近年来,我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步伐明显加快,证券行业放开外资股比限制政策已在进程中。在实现资本市场更高水平对外开放的战略布局下,券商“持牌红利”必然受到冲击,行业的供给侧调整压力加大。光大证券将顺应我国金融开放新格局,充分发挥子公司光大新鸿基的品牌整合优势,切实承担光大集团赋予的海外投资银行平台职责,建立完善的固收、投行、资管、财富管理等业务板块,打造覆盖全面的境外投资银行,实现境内外一体发展,成为公司业务发展和利润增长的特色增长极。

更多 往期回顾